Michelle Wu

前陣子,朋友傳了個訊息問我,她有個認識的德國朋友正在開發一個連結德國難民與社會志工的交流平台,目前正在尋找幫忙架設網站的工程師,問我有沒有興趣接這個案子,當下我遲疑了,事實上我覺得這個案子的出發點很棒,加上是在做有意義的事,所以說實在的也不是那麼在乎報酬,不過我擔心的是,我不確定我能不能做好。

即使這個網站的功能要求不多,即使我曾有過從頭架設個人網站的經驗,即使我知道市面上有很多整合後臺的套版網站可以用,即使我身邊有很多工程師朋友能在真的遇到問題時讓我求助,但是我依然卻步了,因為在我的經驗庫中,我不曾接過網站開發案,沒有一模一樣的經驗能複製,換句話說,我沒有百分之百的把握能做好,所以我不敢接下。

Photo by Anthony Tran on Unsplash

你都帶著幾成把握而行動?

這件事讓我開始思考,我似乎總是在做每件事情前,有九成以上的把握時才會採取行動,小至Netflix選片,我非得要花時間來來回回挑到一部很想看的片子才點進去,大至在工作上爭取機會,我沒有可依循的經驗或是沒有近乎十足把握時,就不敢說我辦得到,當然謹慎評估是美德,但是不是在這之中,我也陷入思想桎梏,而不知不覺錯過很多機會?

現實中我們所遇到的種種機會,自認超越九成把握的其實遠比想像的低,過於慎重,裹足不前,可能會導致錯失許多機會,一些成功的企業家,也都並非在有足夠把握下才行動,例如軟銀 CEO 孫正義認為有七分把握就去做,而明基電通董事長李焜耀更是主張四成把握就出手。

所以到底該幾成把握才行動呢?其實所謂的幾成把握不過就是,為了說服自己行動的自我暗示,這並沒有一個明確的數字,很難有所謂的十成把握,因為萬事都有風險,也很難會毫無把握,因為無論如何你總會透過各種管道找到零碎的資訊。

做還不做?影響行動的因素

法格教授認為,人們的行動受到動機能力觸發這三要素所影響(FOGG Behavior Model)。法格行為模型是由 Fogg 教授所提出來的行為模式理論,在法格行為模型可以使用公式 B = MAT 來代表,當動機(M)、能力(A)、觸發(T)三者同時齊備時,使用者就會觸發行為。相反如果此公式中任何一個成要素缺失,無法跨越「行動界線」,那麼這次行為便不會發生。(摘自 決定使用者行為動機的「法格行為模型」

我認為有幾成把握這概念是包含在動機和能力兩者裡面,基本上動機越強,會說服自己有更高的把握去做這件事;至於能力更不用說,當你覺得自己能力越強,你對這件事的把握就越高。所以當我們在評估對某件事有幾成把握時,其實我們是混合了對做這件事的意願有多強,以及對自己能力判定的信心有多高。

那麼換個角度想,是不是透過提升動機以及增進能力,就能達到更有把握說服自己去行動的目標了?雖然大家時常說,做就對了,但並不是所有人都有那樣的膽識去做出超出自己熟悉範圍的嘗試,至少我不是,我羨慕那些能在不足把握下,依然願意挑戰跳出自己舒適圈的人,因為無論結果如何,他們都將會比別人獲得更多的經驗,體驗到更多不同的人生,成為擁有有許多故事的人,不過假設我有意識地針對動機和能力兩者做練習,我對自我的行動暗示便非常有機會能逐漸提升。

練習提升心中的把握,降低行動的門檻

對我來說,能力的提升很直觀,再加上能力是需要時間去累積與增強的,所以在這裡就不多著墨,動機的提升則是我認為能馬上提高把握和行動意願的要素,至於具體來說該如何提升動機,我想有兩個方向能練習:

仔細問問自己,究竟你的動機是受負面還是正面的情緒所驅使?負面的情緒諸如:害怕失敗、擔心出糗、嫉妒他人成功等等,例如前面我提到接案的例子,我不停在擔心做不好,害怕會失敗,這些都是圍繞匱乏心態的消極情緒,自然令人邁不開行動的步伐。
試著將事物以正面的情緒重新定義,例如:我能透過這個機會學習到什麼、我能夠幫助到什麼人,試想如果我接了這個網站的案子,也許我就能更了解德國難民議題,和NGO的運作,這絕對是日常生活中碰不到的難得經驗,這些都是能夠幫助提升動機的方法。

人總是非常容易對未知的事物感到恐懼,但當一件事情看得到底時,似乎就不再那麼可怕,尤其若最壞的結果你能夠接受,失敗了也不會怎麼樣,無所畏懼的心態下,動機自然就會提升。
舉接案的例子來說,最壞情況不過就是程式寫很爛,可能開天窗,但這並非解決不了,我也大可提前針對沒有把握的部分做溝通,做好雙方良好的風險控管,在心裡有底的情況下,更容易進一步提高採取行動的把握。

結語

有把握才去做是一件好事,這樣的心態幫助我們規避風險,達成目標,但也應該時時警惕自己,是否過度地謹慎和害怕,會導致錯過許多機會,練習適時跳出舒適圈,在不足把握下,擁抱挑戰,也許能帶來意想不到的體驗與成長也說不定,以此勉勵自己,也勉勵大家!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別忘了幫我掌聲鼓勵鼓勵👏
如果你對這篇文章有任何感想,也都歡迎在底下留言讓我知道喔!

--

--

在德國攻讀完碩士後,我在2020年初加入現在的公司,一間位於柏林專門做線上外燴平台的新創,並在這裡擔任唯一一位UI/UX設計師。回顧2020年,不論是公司或是我個人都面臨了許多挑戰,但也因此成長了非常多,今年一月,我將正式工作滿一週年,想趁此機會紀錄一下這一年來的所學與心得,希望能讓大家更了解在德國新創工作的環境,以及我所體驗到的文化差異與學習。 主動出擊的必要性 初加入公司,由於我是唯一一位設計師,加上長期在設計相關社群看到許多人分享設計案例與UI/UX知識,讓我有滿腔的熱血想運用我的所學在公司的實際產品上做使用者研究、產品快速迭代與測試追蹤改進,但礙於我加入公司時,公司正在做初期產品開發,領導層的方針是希望快速開發已知的項目產出一個能動的MVP,以新創團隊來說,MVP的產出對於未來的fund raising至關重要,所以當時並沒有多餘資源能投入使用者研究。 對我來說,產品roadmap和要做哪些功能早在我加入公司前便已定好,所以我的工作就是產出UI設計稿,同時刻出前端頁面,甚至還經手了前端框架Vue的邏輯串接,因為我們的工程師根本不夠,導致我在公司的前半年就在身兼UI設計師與前端工程師的雙重角色下渡過。

回顧在德國柏林新創公司擔任唯一UI/UX設計師的挑戰與心得
回顧在德國柏林新創公司擔任唯一UI/UX設計師的挑戰與心得

在德國攻讀完碩士後,我在2020年初加入現在的公司,一間位於柏林專門做線上外燴平台的新創,並在這裡擔任唯一一位UI/UX設計師。回顧2020年,不論是公司或是我個人都面臨了許多挑戰,但也因此成長了非常多,今年一月,我將正式工作滿一週年,想趁此機會紀錄一下這一年來的所學與心得,希望能讓大家更了解在德國新創工作的環境,以及我所體驗到的文化差異與學習。

年初公司拍的團體照,找找看我在哪🔍

主動出擊的必要性

初加入公司,由於我是唯一一位設計師,加上長期在設計相關社群看到許多人分享設計案例與UI/UX知識,讓我有滿腔的熱血想運用我的所學在公司的實際產品上做使用者研究、產品快速迭代與測試追蹤改進,但礙於我加入公司時,公司正在做初期產品開發,領導層的方針是希望快速開發已知的項目產出一個能動的MVP,以新創團隊來說,MVP的產出對於未來的fund raising至關重要,所以當時並沒有多餘資源能投入使用者研究。

對我來說,產品roadmap和要做哪些功能早在我加入公司前便已定好,所以我的工作就是產出UI設計稿,同時刻出前端頁面,甚至還經手了前端框架Vue的邏輯串接,因為我們的工程師根本不夠,導致我在公司的前半年就在身兼UI設計師與前端工程師的雙重角色下渡過。

但是一直以來我對我身為UI/UX設計師,卻沒能真正做UX相關的工作內容感到非常困擾,公司又屬於UX maturity相對低並以marketing和sales主導的團隊,想花時間做無法立馬看到投資報酬率的使用者研究可以說是難上加難,但就在公司的新網站MVP上線後,我迎來了第一次機會。

公司網站在七月上線後,沒有能達到預期的流量與訂單數,領導層於是開始檢討是哪裡出了問題,除卻疫情的影響,我趁機主動提出了我們何不做一次使用者分析,或許能清楚問題點並提出改善方案。

就這樣,我成功要到一個sprint的時間做研究,我查看了當初埋在網站裡的Google Analytics數據與Hotjar螢幕錄影,和PM開會討論了可能的問題點並且向領導層匯報,我們的確也在會議中羅列了短期與長期的action items,並且將短期的action items寫成了tickets加入了下個sprint的開發。

這一次的經驗讓我了解到主動出擊的必要性,和看準時機點,更重要的是隨時準備好自己,就算在UX maturity較低的團隊,也能盡量透過公開的場合,例如全公司會議,去主動多說說最近做了哪些設計、做了什麼研究、Demo設計稿和背後的理由等等,同事們通常都會滿開心的,像我之前在公司會議上示範了在Figma建立好design components後可以多快速做好頁面,同事們都拍手叫好,好像看魔術一樣神奇,我覺得身為公司內唯一的設計師,與其抱怨大家不懂設計,不如主動出擊讓其他人多了解自己的工作內容和增加設計曝光,一方面訓練全公司的設計成熟度,一方面也增加自己未來拿到資源的機會。

清楚表達立場的勇氣

在德國疫情爆發時,我們公司也陷入了短暫的混亂,領導層討論決定公司不能再只專注於外燴,而需要開發更多產品線,例如我們開始賣餐盒、冷凍包、Grocery box和將外燴最少接單人數從10人降為2人等等,以因應疫情的衝擊,但突如其來的營運方針變更,也導致設計需求突然增加。

我時常工作到一半,slack會突然跳出sales team主管的私訊,問我能否幫忙設計個菜單說明pdf,他要寄給企業客戶宣傳我們的新產品,或者是marketing team的主管會直接問我能不能為新產品們畫個插畫,因為他們還沒有產品圖,種種拉哩拉雜,甚至是graphic designer才需做的事,卻因為人力不足,而落到了我頭上。

一開始我總是有求必應,想著我是公司唯一的設計師,如果我不做,那誰要做?但結果這些其他部門增加的需求,漸漸壓縮到我本來所屬部門份內的工作。

我於是向主管反映,主管便告訴我不要害怕表明自己的立場,當別的部門有請求,我必須要先清楚自己工作的優先序同時向對方告知,並詢問對方這個設計需求有多急迫,能否在自己處理完份內的工作後再著手進行。我覺得在德國,尤其在新創這樣相對扁平的組織,秉持著自己清晰的立場,直截了當的溝通是很常見的事,不需要對此感到歉疚,更不需要拐彎抹角。

在這之後,我們product and tech team也在全公司的會議中,向大家解釋了scrum開發流程,讓其他部門了解我們是run雙週sprint,由PM將一定量的tickets拉進每次的sprint,而每次的sprint就是將目標的tickets給完成,所以每當別的部門有新需求時,麻煩他們透過PM開ticket進backlog,這麼一來,像是marketing和sales team更能了解產品部門的運作,也大大降低了各種設計需求突然蹦出來的機率。

懂得坦率面對衝突

沒有人喜歡衝突,尤其我覺得亞洲人又普遍害怕起衝突,但在職場上還是難免會發生意見不合的情況,我自認為自己算是滿隨和的人,但直到在這一年的工作中,我才發現原來我對於工作上所堅持的事還是滿強硬的。

我印象最深的是有一次,我的主管指派我先完成某個新功能的設計和開發,但我卻認為應該先針對現有的功能做改進而不該一直開發新功能,當時我因為一時情緒激動,打字的用字遣詞變得很強硬,導致主管覺得我的語氣冒犯到了他,他隨即傳了好幾段落落長的文字,半訓斥半解釋新功能的開發是已經上層討論定調的事,我不該無視上層的決議,執意做我想做的事,他了解我想盡快做使用者研究,改進現有的產品功能,但部門裡的優先序就是先完成新功能,我怎麼能撒手說我不想做新功能,要跑去完成“自己”的目標而非“部門”的目標。

的確,就算我堅持的是對的事,但我還是用錯了方法,如果能重來一次,也許我能用溫和點的口吻讓主管了解我所在意的點,以及為什麼我在意,然後有沒有什麼方法能夠一起討論找出個中間的解決辦法,或許就能避免掉這次的衝突,也不會讓我們彼此都難受好幾天。

總而言之,我覺得能夠避免衝突當然好,不過當不可避免或不小心發生時,還是坦率去面對他,畢竟衝突也是一種溝通,一種以比較激進的形式,了解雙方在意的點的溝通方式。

結語

這一年下來,我覺得自己各方面成長了許多,期間當然歷經了許多掙扎,像是到現在還是一直認為自己英文不夠好,表達能力不夠出眾,或是看到世界各地的朋友們個個在自己的領域發光,時常擔心自己是不是還在原地打轉,疫情嚴峻時也曾擔心公司會不會倒掉,我會不會失業等等,每天都有許許多多的焦慮在腦中盤旋。但還好現在回頭看看,自己也在這之中努力踏出了舒適圈,獲得了很多寶貴的經驗,在2020這個好像全世界都靜止的一年,即使只前進了一些,但至少也是在前往目標的路上。

如果你喜歡這篇文章,也別忘了幫我掌聲鼓勵鼓勵👏
如果你對在德國工作有興趣,或是對這篇文章有任何感想,都歡迎在底下留言讓我知道喔!

--

--

Michelle Wu

Michelle Wu

UI/UX Designer with passion in coding. Originally from Taiwan, currently based in Berlin.